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

治療筆記。失去身份



前些陣子我常用「空」這個字來形容回歸單身的感覺,
真要說起來這狀態已經持續好幾年了,但這份空洞到讓人焦慮的不安還真是前所未有。
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,感覺不到自己真實的感覺。
好像是在逃避什麼責任,對於回應外界這件事一點動力都沒有。

每當面對電腦、打開word,對自己說:「今天一定要把稿子交出去」,旋即而來的是一片空白,湧現的不是靈感,是昏昏欲睡的無力感。這反覆的狀態日復一日,讓我開始對目標感到焦慮,對生命感到焦慮,對生存感到焦慮。
自從上次和治療師聊過,這樣的焦慮緩和了許多,我也開始意識到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空洞,是因為生命中少了一個很非常親密的對象讓我去「認同與討好」。
長久以來,我透過認同與討好他人的方式來建構自己的價值。
好像「我」的重要性必須依附在某一個人的存在才行。
而我始終不知道該如何認同與討好自己,買一堆滷味鹽水雞當消夜回家大吃大喝算是討好自己嗎?自己一個人去看電影看得很滿足算是討好自己嗎?每當治療師問我:「你做過什麼讓自己開心的事?」我都回答不出來。
至今我也無法很確定。

可能有吧?但我真的想不起來。

每一次的“失去身份”,我們才有機會看見自己真實的樣貌,
在失去身份之前,我們都有各種理由與藉口不去做任何的省思與改變。
失去了經營五年的「男朋友」這身份,就像接在高塔牌後的星星牌,我透過湖面看見裸體的自己。
在這時候,突然覺得過去所追求的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。
那一切好像跟著高塔一起被粉碎了。
名氣、能見度、被重視、被肯定、受歡迎,
幾個人看了我的文章、多少人按讚、多少人分享、多少人喜歡我,
經營這些,到底要幹嘛啊?

過去那五年,我創造出了一段能滿足另一半的感情關係,
到最後我無法再騙自己的是,他愛的是這段關係,不是愛我這個人;而我愛的是這個人,不是這段關係。
我壓抑著自己所有任性的聲音、所有自私的聲音、所有索取的聲音,我極力去否認那些需求是「我」的一部份,我極力去抗拒那樣的自己真真切切地存在在我的身體裡,
我越是壓抑,那個「我」嘶吼得越大聲,
直到有一天,那個「我」的聲音在心裡越來越響亮了,我無法再裝做沒聽見,
我在淚水與哽咽聲中下了這個決定,我要讓自己回歸單身。
唯有如此,我才能學會重新愛與接納自己。

我想起了《轉變之書》裡的一段話:
「你原本所扮演的角色和所擁有的關係,就如同穿了件不合身的衣服一樣,在身上繃得緊緊的,讓你動彈不得。」
脫下了這件不合身的衣服,現在的我,獨自面對這裸體的自己,真的好不習慣。
重新面對自己的醜陋與瑕疵,每面對一次、就得自我懷疑一次,
而我很清楚,我除了自己之外,已經不能要求誰來愛了。

在我這部落格的朋友,很抱歉,這裡越來越偏向我“個人的部落格”了。
很多人希望我多寫一些塔羅測驗,這裡大部分的人,都是因為塔羅牌測驗而找到我的。
我必須說,無論是塔羅牌、生命靈數或是星座的文章,全都是我的興趣,我樂於學習這領域的事物,它們都是我覺得很有趣且能夠幫助到我與他人的工具、都是自我探索的工具,但,那些工具並不代表「我」,就如同“老師”這身份也不能代表「我」。
就如同你們現在看到的,我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煩惱,我也有我的老師,而我相信他也有自己不確定該怎麼處理的煩惱,而我們都在學習面對它們、與它們共處,讓這些痛苦、煩惱與恐懼引領著我們成長。
我跟你們一樣是個凡夫俗子,我想說的是,“老師”並非只能光鮮亮麗且永遠正向積極。
我們之所以是老師,只是我們在這方面懂得比較多、可以跟你們分享,所以被稱為“老師”;而我相信你,也是某個領域、生命中某個人、或是某群人的“老師”。

在這條學會全然愛自己的路上,我們共勉之。好嗎?



7 則留言:

  1. 回覆
    1. 謝謝你耶!期待你來台灣玩~

      刪除
  2. 謝謝你的文章!老師加油

    回覆刪除
  3. 謝謝你的文章,一起加油吧~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因為塔羅牌測驗接觸到這個部落格
    測驗很準之外,更常被老師的文字吸引
    句句細膩卻很有力量
    每次都能被打到某個內心很深處的點
    希望您可以繼續寫下去

    回覆刪除